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成语故事 » 正文

谚语典故:三命而俯

2021-07-22 | 人围观 | 评论:

“三命而俯”本来的意思是每一次受命都诚惶诚恐,第一次是弯腰受命,第二次是鞠躬受命,第三次是俯下身子受命。  典故出自《左传·昭公七年》:孟僖子病不能相礼,乃讲学之,苟能礼者从之。及其将死也,召其大夫曰:“礼,人之干也。无礼,无以立。吾闻将有达者曰孔丘,圣人之后也,而灭于宋。其祖弗父何,以有宋而授厉公。及正考父,佐戴、武、宣,三命兹益共。故其鼎铭云:‘一命而偻,再命而伛,三命而俯。循墙而走,亦莫余敢侮。于是,鬻于是,以糊余口。’其共也如是。臧孙纥有言曰:‘圣人有明德者,若不当世,其后必有达人。’今其将在孔丘乎?我若获没,必属说与何忌于夫子,使事之,而学礼焉,以定其位。”故孟懿子与南宫敬叔师事仲尼。仲尼曰:“能补过者,君子也。《诗》曰:‘君子是则是效。’孟僖子可则效已矣。”  这段记载的意思是:孟僖子(?—公元前518年,鲁国孟孙氏第八代宗主,名貜,世称仲孙貜)因自己不精通礼仪而感到羞愧,于是学习礼仪,如果有精通礼仪的人就跟他学习。孟僖子在死之前,召集属下大夫,告诫他们:“礼,就好像是人的躯干。一个人如果没有躯干是无法站起来的。人如果不懂得礼,他在社会中也是无法立足的。我听说鲁国有一位通达礼的人,他的名字叫作孔丘。孔丘是圣人的后代,他的祖先原先是宋国的贵族,他的十世祖弗父何原本可以继位为宋国的国君,但却让位给其弟鲋祀,甘居为公卿;他的七世祖正考父当时连续辅佐宋戴公、宋武公、宋宣公三位君主,官位做到上卿,但是正考父的官位越高,越加谦恭有礼。他曾经在鼎上刻铸这样的铭文:‘第一次受命,我鞠躬去接受;第二次任命,我弯腰去接受;第三次任命,我俯首去接受。平时我不敢在路中央大摇大摆地走,只跟一般人一样沿着墙边走路,这样也就不会有人侮辱我。无论稠的稀饭或稀的稀饭,都可以用来糊我的口,填饱我的肚子。’正考父是这样谦恭。我鲁国的大夫臧孙纥曾经这样称赞正考父:‘有良好行为以及完美道德的圣人,他本人就算没有当到国君执政的大位,他的后代子孙必定有才德出众的达人。如今孔丘年少而这样爱好礼,我想这个才德出众的达人要应在孔丘身上了吧!我如果能够善终,你们就让我的儿子南宫敬和孟懿子去跟孔子学礼,以稳定他们的地位。’”所以孟懿子和南宫敬就去向孔子学礼。孔子称赞孟僖子:“一个知道而且能够弥补自己缺点的人,就是个君子。诗经上也曾经说:‘君子是我们的好榜样,让我们学习并效法他们。’孟僖子就是值得我们效法的。”  正考父是春秋时期宋国大夫,宋湣公(子共)的玄孙、孔父嘉的父亲、孔子的七世祖。“三命而俯”就是源于《左传》对他的记载。作为三朝元老的重臣,位高权重,但他却能够在得势的时候谦卑自省,时刻保持警醒。“一命而偻,再命而伛,三命而俯”,“偻”“伛”“俯”三个字,把正考父三次受命一次比一次更为谦卑的形象描写得活灵活现。三次受命,正考父都是战战兢兢,诚惶诚恐,低调而谨慎。作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官员位高权重,但正考父却是如此的恭谨低调。也正是这种品德,他才能被三朝国君拜为上卿。其在家庙上的这段鼎文也启示我们今天的领导干部要权重愈慎、位高愈谦、志得愈恭,时刻谨慎用权,谦虚低调,克己奉公。习总书记《在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的讲线日)说:“当然,敢于担当,是为了党和人民事业,而不是个人风头主义,飞扬跋扈、唯我独尊并不是敢于担当。春秋时期宋国大夫正考父是几朝元老,但他对自己要求很严,他在家庙的鼎上铸下铭训:‘一命而偻,再命而伛,三命而俯。循墙而走,亦莫余敢侮。于是,鬻于是,以糊余口。’意思是说,每逢有任命提拔时都越来越谨慎,一次提拔要低着头,再次提拔要曲背,三次提拔要弯腰,连走路都靠墙走。生活中只要有这只鼎煮粥糊口就可以了。我看了这个故事之后,很有感触。我们的干部都是党的干部,权力都是党和人民赋予的,更应该在工作中敢作敢为、锐意进取,在做人上谦虚谨慎、戒骄戒躁。”
标签:典故成语

相关内容推荐: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Top